解說:
  衝擊、打砸、鬧事,“汕頭926事件”為什麼會發生?
  汕頭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 邱偉:
  一樣慣用的手法就是拿三四米長的竹棍子,捅警察、敲打警察、扔石頭、磚頭。
  解說:
  幾個賭徒怎麼就能輕易裹脅民意,煽動鬧事。
  邱偉:
  組織者說每家每戶必須出一個人以上,如果不去的,就全家死絕。
  解說:
  面對突發群體性實踐,政府應該如何應對?面對被裹脅民眾,我們又該拿什麼讓大家保持理性。《新聞1+1》今日關註:汕頭“926事件”,怎麼讓群眾“明真相”?
  評論員 白岩松: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在9月26日的時候,在廣東汕頭髮生了群體性的這種惡性事件,有很多的人去衝擊市委的辦公樓,而且包括這個打很多的工作人員以及警察。我們來看這一個畫面,市委大樓前面這樣一個伸縮的推拉門,都被推成了這樣的一種程度,可見人是很多,而且力量是相當大的,否則不會被推成這樣的一個形狀,接下來我們再聽一段相關從汕頭傳過來的同期聲。
  同期
  涉嫌違法犯罪人員:
  不再做這件事,勸說村民投案自首,合理訴求。
  涉嫌違法犯罪人員A:
  很後悔,實在是後悔,這樣是不行的,害自己害妻兒子女。
  白岩松:
  涉嫌犯罪就應該堅決打擊,這個毫無疑問,但是另一方面為什麼事情一步一步,演變到了這樣一個惡性的程度,我們又該思考一些什麼?反思一些什麼?如何避免今後再出現這樣的情況?今天我們關註。
  解說:
  今天因衝擊、打砸、鬧事這些字眼,剛剛在汕頭髮生的事件仍然被公眾所關註,昨天汕頭市公安局召開新聞發佈會,對發生在9月26日的打砸事件進行了通報。通報稱今年7月7日汕頭市金平區公安分局,依法查處一起賭博案件,抓捕幾名違法人員。當晚少數不法分子為了逼使公安機關放人,煽動蓮塘片區部分村民聚眾堵塞206國道,同時暴力抗法,圍攻打砸派出所,暴力挾持值班民警游街示眾達13小時,而9月26日上午這夥不法分子因害怕法律製裁,藉口反對垃圾填埋場擴建,綁架民意,裹脅不明真相群眾到市委鬧事。
  邱偉:
  說服教育做不通,勸說做不通,就開始出現過激行為。扔礦泉水瓶、扔石頭、推大吐口水,一樣慣用的手法,就是三四米長的竹棍子、捅警察、敲打警察、扔石頭、磚頭。
  解說:
  從照片上來看,當時汕頭市委大院門口聚集了大量群眾,大院伸縮門被推倒,現場一片狼藉。公安機關通報,經現場勸說,瞭解真相的群眾逐漸離去,事態得到平息,對不停勸告的挑頭分子,當地警方實行了強制帶離。
  邱偉:
  衝擊國家黨政機關,暴力襲警嚴重,致使國家公務人員、警察受傷,這個罪名是多種的。到12點多勸說無效,已經嚴重地干擾了黨政機關的辦公室秩序。
  解說:
  汕頭市公安局透露,警方先後抓獲製造這兩起,嚴重違法犯罪事件的幕後骨幹17名,以及參與的9名嫌疑人。
  涉嫌違法犯罪人員B:
  打砸的人要去公安機關自首。
  涉嫌違法犯罪人員C:
  非常後悔,我是錯了,希望村民不要做這些過激的事。
  涉嫌違法犯罪人員A:
  很後悔,實在是後悔,這樣是不行的,害自己害妻兒子女。
  白岩松:
  在昨天汕頭市針對這個群體性的事件有通報,在媒體上都已經披露出來,一方面如果涉嫌犯罪的話,堅決應該進行打擊,其實在依法治國這樣一個概念,越來越深入人心的今天,並且馬上要召開的十八屆四中全會的一個關鍵主題就是依法治國,這就涉及到不管你是非法的這種,或者出於什麼樣的心態。哪怕出於正義的目標,如果觸犯了刑律、突破了法律的底線,都會受到法律的懲處,這一點應該達成社會的共識,否則我們每一個人的利益都會受到損失。
  好,這個我們先放到一邊。但是另一方面在汕頭市相關的對這個事情的通報當中,依然存在著很多的謎團讓我們無法去解讀,或者是鬧不明白。比如說這起事件是由7月7日抓到的賭博的一些不法分子,最後轉移視線,當時在7月7日的時候就有小事件,而且這事件不小啊,堵塞國道,而且讓警察游街示眾達到13個小時。奇怪的是為什麼沒有受到特別嚴肅的處理,而讓他們成為926時候依然一個這樣的事件的主角,當初為什麼沒有處理?
  第二個很多不明真相,依然我們聽到了不明真相這樣的一個詞,其實在2009年石首事件的時候,我們就對這個詞說了,與其總用不明真相,不如讓它提早就明白真相,這樣謠言不就能夠被制止了嗎?因為不主動就會被動,我們帶有這樣的一些疑惑,當然還會有一些問號。接下來我們要請出一位嘉賓,汕頭市公安局的局長邱偉,這幾天應該也是忙夠嗆,來幫助我們拉買這些問號。邱局長你好。
  邱偉:
  主持人,您好。
  白岩松:
  首先我想包括我在內,以及很多的瞭解這件事情的讀者也好,觀眾也好都會疑惑一個問題。為什麼7月7日按理說那個事件已經夠惡性的了,讓警察游街13個小時,沒有得到快速和應有的處理,反而讓他們又成為9月26日這起惡性事件的主角了呢?當初為什麼沒有嚴肅的處理?
  邱偉:
  主持人是這樣,7月7日當時我們在7月1日的時候,發生了海門的維穩事件,我們正在市級指揮中心就在排兵佈陣怎麼處理海門事件的時候,說蓮塘也堵國道了,那麼問為什麼堵國道呢?一調查就說當天金平公安局依法去抓捕四個賭博的人員,這個村民們為了救這四個人,用他們常用、慣用的辦法,過去有什麼人給公安機關強制措施,之後他們就採取鬧事、堵路、衝擊黨政機關這類手段來逼政府放人。曾經也是這樣他們成功了,所以這一次他們又這樣逼迫。這個首先是堵路,堵路又很凶,那我們接到堵路,堵路是不允許的,觸犯刑法290條,291條,所以有罪名是參與者要判三年,這個後臺老闆這些觸犯直接要判7年的。
  那麼我們趕緊組織起勸說,黨政領導他們也在做就工作,無效。警察趕緊調兵。當時我們大部分兵力都在海門,然後這邊就臨時抽調警察,這些警察百八號人到那裡,剛剛集合還沒有站穩,大家就早有準備了,用扔石頭、扔磚頭、用這個長棍直捅我們的警察,百八號警察給他打到,我們是打不還手,罵不換口,一直在守,一邊做工作,一邊挨打,這種情況下打到的警察退到後面,外面去了。然後這些人看到警察沒有了,最後就把我們現場的警車給砸了,用開動的警車撞我們的警車,然後有11部給撞爛了。當時有35個民警受傷,其中有5個是被打到骨折,這個時候我們就感覺到特別嚴重,請示省廳同意也就是又抓捕了,那麼抓捕這個排兵佈陣的時候,有足夠兵力來抓捕這個嚴重的犯罪分子的時候。
  突然後面電話響了,說他們在堵路之前,已經100人到派出所去,砸派出所打民警,然後把我們三個民警現在劫持在村子里有個廣場,廣場有個戲臺,演戲用的,把這三個民警壓到戲臺上邊,批鬥、示威。我們的情報還掌握著他們又說,警察如果進來,就拿汽油來淋他們,把他們給燒死,乾死,這個時候我們感覺到為了避免暴力衝突,造成無辜的傷亡,尤其是我們三個民警的人身安危,所以我們調整策略,首先就是想辦法把這三個民警救出來,其他以後再說。
  白岩松:
  等於說他拿了警察當人質了。
  邱偉:
  對。
  白岩松:
  但是之後我們並沒有嚴肅的把這個其中的這些嚴重涉嫌違法的人給抓出來,以至到了9月26日的時候他們重新成為主角,這一點您是否感到後悔,或者說是當初有點過於寬鬆了。
  邱偉:
  主持人這樣,這個事情又沒完,大家知道我們海門事件也是逐步升級,到海門事件處理完到了月底了,就是7月底開始,基本到一段落,所以這個精力主要就放在那邊,所以我們同時也有專案組在進行。我們排查比對碰撞出來他們動態信息、捆定信息又抓捕的有證據的,可以治罪的犯罪嫌疑人有34個。我們已經包括落地、踩點、這些所有的偵查工作,基礎工作都做好了。隨時都可以準備閃電式的把他們抓,起碼可以八成能到位。這個是從我們經驗來講,我們這個沒問題,但是因為這期間,為什麼這麼長時間沒有動,汕頭連續發生很多大案、要案,包括連續的重大安保任務牽扯我們太多精力。
  白岩松:
  就是牽扯了你們的精力。
  邱偉:
  對,我們市委市政府公安機關在聽取我們的這個彙報,準備去行動,準備28日動的,結果沒有到28日,他們先來製造926這個事件,於是我們改變方式來抓捕了。
  白岩松:
  明白,邱局長那接下來第二個大家會迷惑的問題是,對方採用什麼樣的謠言,最後走在了真相的面前,而且集聚煽動的力。
  邱偉:
  是這樣一個情況,襲警事件,他們是完全為瞭解救這四個人,最後我們確實是警察是第二天10點鐘,就一個通宵,第二個10點鐘才把兩三個警察給解救出來。他們也知道,他們嚴重的違法犯罪了,到處托人,到處打聽信息,也知道我們在嚴查、在偵查、在準備抓他們。那最近我們準備動的時候,這些人信息很靈,就是說我們不能坐以待斃來抓,我們也到市委市政府那裡去,這些都有證據了,到市委市政府去鬧,又說他們不用追究前面的事,然後環保問題,以前的土地問題,還有村官的貪污問題,他們也有喊,也有叫,主要是目的就是要逼政府不要追究7.7事件。
  還有一個他們是發毒咒,剛纔我也看到這個情況。發毒咒說你們每一家必須出一個人,不出人就死絕。如果發現沒有派人,當天晚上回到這個戲臺,一定要把這些人擺上戲臺上去給他批鬥。
  白岩松:
  邱局長接下來還有一個問題,可能是很多的受眾也會去關註,謠言在飛,為什麼我們沒有讓真相儘早的披露出來,讓大家知道不至於被這些7月7日已經涉嫌嚴重犯罪的人再次煽動起來,我們為什麼沒有讓真相走得更快,起碼比謠言快。
  邱偉:
  主持人講的好,當今這個數據社會其實是在密切變成一個地球村,按照常規我警察行動完才能回應社會,我們這個行動搞了兩天,他們是當天就把每個人的照相機,連這個錄像機(拍攝錄像),我們有一個時間差,這個慢半拍讓我們陷入被動的位置。
  白岩松:
  但之所以變成了這個慢半拍,有沒有我們自己要去思考將來不會再去這樣做的結果。
  邱偉:
  對,我們也反省,我們也通過這次事件也感覺到形成輿論,把真相讓全社會的老百姓知道,這個我們吃了點虧,但是沒關係,我們是說實話。昨天的新聞發佈會出來,我們當時也想把他們怎麼攻擊我們,怎麼打砸,怎麼打傷,怎麼凶的這個鏡頭弄上去。因為怕這個會有一些負面影響,所以我們就沒有及時傳上去,結果這個又是再次吃虧。因為輿論上、網絡上,特別是境外的一些右翼媒體,反對派包括反動派的這些媒體,用的都是那些不堪入目的鏡頭,對我們很不利。可是我們這邊,我們檢討,現在就感覺到應該把前面的證據擺出去,讓全社會去評判。
  白岩松:
  好,有反省,包括有反思就是進步的一個開始,我們不能說是在這件事情上用您的話說,吃了虧,今後要變成長一智,可能中國的很多地方希望都能夠受到這方面的提醒,完成社會的整體進步,非常感謝您邱局長,非常坦誠的接受了我們的連線,希望真相這一次能快速的走到謠言之前。好,辛苦,再見。
  接下來我們就要繼續去關註發生在汕頭這樣一個926事件,一方面涉嫌嚴重犯罪,另一方面這件事情為什麼逐步就醞釀到了這一步,接下來從我們整體的角度又該去思考什麼,怎麼樣避免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
  解說:
  今天在汕頭市政府和汕頭市公安局的官方網站,關於嚴厲打擊蓮塘片區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犯罪活動的通告,都被放在了顯著位置。926事件發生第二天早上10點33分,汕頭市公安局就發出了該通告,而在事發後第三天下午,汕頭市公安局還對外舉行了新聞發佈會通報信息。
  邱偉:
  這個時候我們還是一直謙讓,一直做解釋工作。
  解說:
  除了現場勸說依法刑拘犯罪嫌疑人,關於此事件當地政府部門還做了什麼,汕頭公安局稱在事發第二天,相關黨政幹部和公安民警進村入戶開展法制宣傳教育,引導村民依法理性表達訴求。國家行政學院應急管理教研部教授李雪峰,今年8月寫文章指出影響較大的群體性事件,大都經歷了消息傳出、不滿情緒集聚、沒有滿意回應、輿論炒作影響擴大等過程,群體性事件爆發後又因善後處理不當導致群體性事件複發。文章呼籲要健全群體性事件防範制度。我們瞭解到2008年11月以來全國以後,進行了多次縣委書記、公安局長、紀委書記的大規模培訓,如何面對和處理突發事件,就是培訓的一個重要內容。在2008年11月的全國縣委書記培訓課程中,有一門名叫維持社會穩定及突發事件處理的科目,主要是教授這些基層幹部,如何維護乾群關係,以及增強處理突發事件的能力。
  A:
  要處理好矛盾很重要的一條,就是要使我們的黨群、乾群關係要緊密起來,
  B:
  尤其是講到縣委書記,要在突發性事件當中要親臨第一線,要現場指揮,我們感覺到這個確確實實縣委書記在這樣一個情況面前,必須要站在第一線去。
  解說:
  事實上相關的法制體系也在不斷完善,2007年國家出台《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發事件應對法》,2013年國務院印發了《突發事件應急預案管理辦法》的通知,雖然都對如何處治突發事件提出了具體的辦法,但是我們看到這些法規也把更多的篇幅給了前期的預防和評估。就在2014年的這個9月,廣東省也在全國率先出台了《廣東省重特大突發事件處治督查辦法》以及《廣東省突發事件現場指揮官制度實施辦法》,那麼這些眾多的辦法和通知如何可以真正的發揮他們的作用?
  白岩松:
  我們也該思考這是一個老話題,幾年前就提過,這次汕頭也在提,包括多數不明真相的群眾,就讓他明真相就行了,不必再用不明真相這個詞,這屬於自我批評的一種方式。還有別有用心,別有用心是不是別有用心這不是一個法律疏理,因為你不知道他心裡想什麼,要用他的實際行為涉及涉嫌犯罪了就要去處理,沒涉嫌犯罪你還真沒法用別有用心去給人定罪,這在依法治國的今天都是大家應該去思考的事情。
  針對這個926的汕頭事件,接下來我們要繼續去連線北京大學法學院的教授王錫鋅,王教授您好。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 王錫鋅:
  岩松您好。
  白岩松:
  這件事情發生完了,從您的角度來看,哪些是覺得您特別可惜,不應該這樣做,應該改變這種做法,這個應該有哪些?
  王錫鋅:
  我覺得這件事情有兩個方面,第一個就是事件本身的預防控制,就整個群體事件的預防控制,那事件本身的預防控制首先是實體上,我們怎麼樣在這個地方發展過程中,基層治理怎麼平衡的考慮各種利益、公共利益,然後不同群眾的利益,這是一個實體上我們要反思的。第二個就是程序上,我們講了很多年的公開參與、共同治理,怎麼落實,這個是比較重要的。另外事件的應對,我覺得你剛纔講的非常好,就是你怎麼樣進行信息流的管理,怎麼真正的在第一時間把信息能夠公佈出來,讓民眾知道。
  白岩松:
  這裡頭如果您要支招的話,會給汕頭支什麼樣的招。
  王錫鋅:
  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我們所說的共同治理,今天講的這種治理能力中最重要的共同治理,怎麼落實,具體來說就是無論是你治理抓賭博也好,或者說這個應對這個執法的一些危機也好,還有建垃圾焚燒處理項目也好,就是怎麼樣,有一些人反對,有一些人就可能被鼓動起來,通過很多人支持,怎麼樣支持反對的人,他們首先能夠去討論,政府再來加以引導,這也是一個共同治理的問題,另外一個要有法制。
  白岩松:
  王教授您分析,這個事情開了一次發佈會也有了相關的公告,但是大家的疑惑非常多,是不應該再開一次,比如說簡單的說用謠言、賭徒、然後就把大家煽動起來,你以為現在中國的老百姓那麼容易煽動,背後一定有土地與垃圾安排有關的利益問題,您怎麼看下一步?
  王錫鋅:
  我覺得下一步首先是要對所有的細節要進行調查,然後要給公眾一個非常清晰的交待,因為只有細節出來了,我們才能清楚什麼是真相,只有真相出來了,我們才知道誰到底說的是有理的。
  白岩松:
  這件事情如果離開汕頭,王教授因為您對全國的很多情況也瞭解,從文安一直到石首,其實我們一直都在關註這樣的事情,覺得已經應該不太會出現怎麼說,有點想不通怎麼還出現這種情況了,反正我們情商這方面比較高,不太善於做工作。離開汕頭對全國其他地方的類似這種城市的管理者,您的建議是什麼?
  王錫鋅:
  我覺得一個就是我們現在不經常講這個利益的多元,首先一個地方的治理可能各種各樣的利益怎麼去界定,比如說這個地方的環境治理也好,或者說具體的項目工程,包括像垃圾焚燒處理等等。你要首先界定利益,你要讓這些利益我們要有一些制度化的渠道,真正有意義的讓不同的聲音都能表達出去。第三個在這個基礎上用共同治理和法制來保障這種推進。
  白岩松:
  非常感謝王教授給我們帶給我們解析,一方面其實涉嫌到犯罪的時候,絕不能因為你比如說人力不足啊,還有其他的一些情況,還有心裡沒底啊,委婉考慮就不敢行使法律的武器,這會引起後患。另一方面應該去多做積極的工作,進一步讓真相呈現在大家的面前。
創作者介紹

ipod

kyot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